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相约灿烂春天 赏析文学精品

时间:2019-03-15 17:3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让一切光源都熄灭:沙鸥诗集》 沙鸥 著 止庵 亚非 编 新星出版社 2019年3月出版

  《但愿呼我的名为旅人:松尾芭蕉俳句300》 (日)松尾芭蕉 著 陈黎 张芬龄 译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9年2月出版

  《白色的虹》 (苏)康·帕乌斯托夫斯基 著 董晓 译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9年2月出版

  《恶之花·巴黎的忧郁》 (法)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著 钱春绮 译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19年1月出版

  “烟水初销见万家,东风吹柳万条斜。大堤欲上谁相伴,马踏春泥半是花。“一眨眼,新春假期就溜走了。都说阳春三月好读书,春天本来就是一本可以阅读的“书”,在美好的春日,坐在青青草坪,捧上一本书,从书中品味春天,不正是最好的消遣?

  今天,我们给大家梳理了一份文学书单,包括诗歌、小说与散文。在这里,你能看到诗人沙鸥为我们构建的幽美奇逸的文学世界;你能看到日本的绝美俳句;你能看到哈金笔下情感的《等待》,也能看到抒情大师帕乌斯托夫斯基经典短篇小说及波德莱尔代表作《恶之花》《巴黎的忧郁》;你还能看到,青年作家徐则臣向读者述说自己从一个文学青年到知名作家的人生历程。体裁不同,但每一本书都是值得一读再读的。

  诗人沙鸥是知名作家、学者止庵的父亲。沙鸥1939年即已开始诗歌创作,但在一生的最后9年间,他放弃了一直采用的八行体诗,创作大量现代诗共700余首。新近出版的《让一切光源都熄灭:沙鸥诗集》所收就是从这一部分诗作中精选而成,含雨季情诗、给你、失恋者、一个花荫中的女人、寻人记、哑弦、无限江山七辑。

  “写作不可趋‘新’,而作品未必不能常新。”书中不少诗读来毫无隔阂,具有强大而新鲜的生命力。诗人用奇崛的想象和冷峻的用词,构建了一个深挚郁热、幽美奇逸的文学世界。

  止庵作为诗集编者之一,特撰文《我的父亲和他的诗》,他写道:“1994年冬天父亲去世后,我编了一部《沙鸥诗选》交付出版,他一生的主要作品均收录在内,对于作为诗人的父亲算是有所交待。我想二十年后再来重读他的诗,看看到时印象如何。前些日子整理家中旧物,翻出不少父亲的原稿,忽然记起已经超过当初与自己那番约定好几年了。于是放下手边的事情,将所能找着的父亲的作品按先后顺序重新读了一遍。我感觉其中有一部分仍然不失新意,虽然它们全都写在将近四分之一世纪以前,而作者若还活着就快到一百岁了。我担心有后台喝彩之嫌,又拿给几个喜欢诗的年轻朋友去看,他们此前大概不曾读过父亲的诗,甚至未必知道他的名字。结果各位的看法与我相仿,因此更有了给父亲新出一本诗集的机缘。但由我着手取舍总归为难,遂把遴选之事托付给亚非兄,我向来佩服他关于诗的眼光。待他编好,我略作增删,就成了这本书。书名是父亲诗作《桌边》中的一句,那首诗没有入选。”

  俳句是一种极具日本特色、极为重要的文学类型,而松尾芭蕉则被誉为“俳圣”。他是古典俳句的第一位大师,也是将俳句艺术推至最高峰的俳人。松尾芭蕉之于俳句,正如杜甫之于唐诗。松尾芭蕉的俳句,既承袭了汉诗、日本和歌的古典传统,又毫不避讳掺杂日常俗语,深得滑稽精髓,极富自由创作的精神。

  松尾芭蕉擅长捕捉日常中孤独、寂静时刻中的声香之色,如晨昏树叶被照得灼热时的香气,又如蛙跃进古池时的幽冷水声。诗人借此展示在永恒流动的时间中对自然的热烈一瞥。

  小林一茶是日本江户时代最后一位俳句大家,与松尾芭蕉、与谢芜村并称日本古典俳句三大俳人。小林一茶早年离乡赴江户谋生,流浪半生后返乡成家。然而儿女均先于他离世,小林一茶的晚年寂寥又困窘,唯自然万物和俳句可寄情。

  小林一茶的俳风独树一帜,效仿前人的同时又发展出独特的变奏,继承闲寂、幽玄美学的同时,又带上了诙谐的个人标记。他厌恶世俗,反抗强者,而此类激进的情感均在落笔时全然稀释,只剩下安贫乐道、甘于品尝生之苦涩的豁达,对弱小生命的无尽悲悯以及对世事无常的喟叹。

  《但愿呼我的名为旅人:松尾芭蕉俳句300》《这世界如露水般短暂 : 小林一茶俳句300》分别从松尾芭蕉、小林一茶的作品中精选了300余首俳句,按年代先后编排并附上原文、读音及简注,以助鉴赏。

  近日,四川文艺出版社重版了作家哈金的长篇小说《等待》。哈金本名金雪飞,1956年生于辽宁省,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服役5年。1982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英语系,在校主攻英美文学,1984年获山东大学英美文学硕士学位。1985年赴美留学,并于1992年获布兰迪斯大学博士学位,现任教于美国波士顿大学。迄今为止,已经出版十余部英文作品,并荣获多个奖项。

  《等待》是哈金在国内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讲述的是一个情感故事。军医孔林苦苦等待了18年,终于能与结发妻子淑玉离婚,当他与久久苦恋的情人吴曼娜结合的时候,却失去了爱的激情。新的生活令他烦躁不堪,他重新去探望发妻,却在那里找到了心底的平静。辗转多年,又开始了下一个无尽的等待。

  爱情究竟是什么,等待又何具意义?在时间与命运的捉弄下,一切都不复重要,似乎唯有坦然接受安排,等待才有了希望可寻。

  《白色的虹》收录抒情大师帕乌斯托夫斯基经典短篇小说26 篇,包括《白色的虹》《细雨蒙蒙的早晨》《一篮云杉果》《碎糖块》《面向秋野》等脍炙人口的佳作。

  《白色的虹》中叶莲娜不顾一切穿过战时戒严的莫斯科城去车站看望受伤的画家;《细雨蒙蒙的早晨》中库兹明少校为奥尔嘉带去丈夫的信件,这次偶遇却引发两人心灵的颤动;《一篮云杉果》中伟大作曲家格里格为护林员女儿写下十年后庆祝生日的音乐剧。人生旅途上的人们于偶然相遇时碰撞出的心灵火花,在作者笔下变成一个个具有独特内涵的 “诗意的瞬间”,为我们构筑起最独特、神奇、富有魅力的艺术世界。

  《恶之花》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派文学作品,象征主义的先驱之作。波德莱尔通过聚焦于世界丑恶的一面,让读者在闪电般的震惊中瞥见时代的真相,在恶中发掘美。

  《巴黎的忧郁》是波德莱尔死后才结集出版的散文诗之作,生动展现了一个尖锐对立的巴黎——善美与丑恶、欢乐与痛苦、奢华与贫困的。《巴黎的忧郁》既可视为《恶之花》的散文诗形式,又是其补充,凸显了诗人在世界文坛上的地位。

  作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70后实力派代表作家,鲁迅文学奖得主徐则臣在去年年底推出其新作长篇小说《北上》之后,此次亲自编选自身创作的散文随笔作品,从300多篇的文章中精选展现其22年特立独行“纸上人生”的38篇名篇,集结成册——取名《从一个蛋开始》。此书由浙江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

  由于徐则臣的作品多从一个底层视角来书写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社会变迁、剖析当代中国人的内心世界,加上文笔质地醇厚且亮堂澄澈,其小说一直以来深受读者的喜爱。此次,出版的其散文随笔自选集,集中向读者述说自己从一个文学青年到知名作家的人生历程,以及展现70后一代人在时代变迁中的精神铸造史。

  新作《从一个蛋开始》被作者分为两辑。第一辑的写作重心在于寻觅作者自身面对中国翻天覆地变化时的赤子之心和乡土之情。第二辑的笔墨则以对外国的所见所闻和对西方文学、传记作品的读后感为主。包括其广受读者好评的书评文章也收录其中,例如谈马尔克斯、卡尔维诺、福克纳、卡夫卡、黑塞等作家的作品的书评。

  而之所以将其自选的散文随笔集命名为《从一个蛋开始》,则是因为作者意图将自己重读卡夫卡作品后感受统摄自己的人生和创作。通过阅读卡夫卡的作品,徐则臣深入思考了在文学表现人类个体与既定现实的对抗问题。他将后机械时代的现实和活生生的人性来做对比,点出了通过累计性的努力塑造现实的正是所谓一个个人,即一个个“蛋”。可是由无数的“蛋”堆叠出的既定现实却又像坚硬的石壁一般,需要一个个不惜自身被桩裂的“蛋”去打破。所以,作者以此来提醒每一个读者,你就这一个个的“蛋”,你的人生需要也必须“从一个蛋开始”。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596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