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盼雪·听雪·问踏雪散文诗四章

时间:2019-03-15 17:3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你是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吗?如果是,你是否还记得,那匹追着你大声嚎叫的狼,压抑在他心里许久的声音,是不是像一匹冰刃上的快马?是不是有狂妄和狰狞的罪过?

  但是雪啊,你必须告诉我,哪怕只有细小的一粒尘埃,你也要告诉我,这匹狼还活着,在丛林里,荒野里,或者在几块石头的夹缝中,坚强地活着。因为,在一个城市里,在一个温暖的房间里,有一个一直和他一样有狰狞面目,会嚎叫的狼。只是,他的声音已经放弃了声带和气流,他每天闭着眼睛,闭嘴,只有一双耳朵,在听,在默默等着他。

  雪啊,你是来自那方湿热的丛林,对吗?一路北上,带着低沉的云朵。你把那么多的纸轻轻撕碎,是为什么?你还怀恨流水的背叛?怀恨潮湿地表上,那些细如蚯蚓的诉说?雪花啊,跑这么远,你想在对流中安一个你想要的家,没那么容易。热与冷的结合,不会都是绽放的花朵,更多的是你会被一些冷面的人掩埋,或者被那些痴迷于罪恶的人扼杀。不信,明天的你,就无处可逃,那些带着谎言的瓦砾,荒草,木棱都会痛下杀手,让你最后一点爱,荡然无存。

  听雪的我,被我焦虑的思想一次次偷走,我准备好的琴呀,弦呀,沙锤,都被这越下越大的雪埋葬,突然有一滴热泪滚出来,

  飘飘洒洒,肆无忌惮,就这样无声下着,下着。你怎么不怕刀叉剑戟,寒光闪烁;不怕人言可畏,斗米折腰。那些红眼睛,正等着和你对峙,想榨出最后一点利来;那些柔软的柳条,等着借助你的冰凌炫耀一场;那个摄像的小孔,早已经对准你的软肋,

  和你一样白的窗帘后,忧郁成灾,那段被灯油熬干了的爱情,会冷不丁冲出来和你拼命,几个闲敲的棋子会突然蹦起来,抛过来一长串冷嘲热讽,一壶老酒,怀念草原,甩过套马杆,你走都不能走。

  这漫漫长夜,雪啊,你就这么任性地下着,下着,我为你担心,你却义无反顾,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听土地里的小草轻轻地呼唤;听情侣们追逐的笑语;听浪花讲述与船桨碰撞后心碎的历程;听雪粒子讲述与红果摒弃前嫌,重归于好的故事……

  你是不是看到了一座山的陡峭?是否为河水被凝固而焦急?你是不是怕冷,锁上了自己的心扉?你是不是看到了两条小路延伸,对自己前行的方向有了顾虑?

  山被雪埋住了也是山,水被冻僵了也依旧是水。路从来听从心的召唤。走吧,这透彻的白,只有加上你的脚印,才能弹奏出优美的旋律。

  终于,你向前走去,红红的小棉袄上,几朵梅花充满了魅力——多好啊,在雪的意境里,踏雪是一种淡定和从容,是清醒与良知。声音不必太大,甚至无波无律,无痕无迹,但是心若止水,走一走,就会听得懂,隐藏在雪地脉搏里,有一种纯净的声音,让你脱胎换骨,充满朝气。

  崔友,中学高级教师,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全国检察官文联作家协会会员,检察日报正义网新媒体特约主笔。

  诗歌作品曾在《华夏诗报》《诗潮》《草原》《百柳》《检察日报》、“正义网”、检察文艺网、“内蒙古检察”和众多诗歌媒体和网络平台发表,被誉为“草原上的检察诗人”。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594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