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散文诗|张中信:大地村庄(组章)

时间:2019-03-15 17:3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如果我是一粒种籽,我情愿深埋在故乡的土地上,让我的灵魂在泥土中发酵、生长。

  我的卑微来自深不见底的土地。这些属于村庄的泥土,它的芬芳来自季节的更替。我从来不以为自己获取了村庄的秘密,它原本不过是季节的轮回。

  我的呼吸与头顶的阳光有关。我渴望有一个好心的农人,馈赠我一块可以尽情生长的土地。我不是一个弱者,我会努力劳作,耕耘播种,使这个世界得到满满的收获。

  要么生长,要么死亡。这其实是我与生俱来的宿命。经过一个冬季的孕育,我会在暖阳初照的世界,提前拱出浮土,给这方大地一个响亮的形象。

  也许,我不是你想要等待的那个人,我的体内没有秘密。如果仅仅因为温度,我的裂变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样惊艳。

  一年四季,风调雨顺。有人翻山越岭地追逐,有人去遥远的地方寻觅,也有人在离去与归来之间徘徊。我分蘖 的身体因为受伤,便只能在你的心中沉睡。

  我的内心并不强大。如果你想用雷雨或闪电,敲打我奢侈的欲望,不如刮一场天昏地暗的风,或者编织一张生离死别的网。

  那些年月,你曾经让我五体投地,在泥土上尽情的欢唱。有时,你甚至把我装扮成新娘,让大地村庄,泥土母亲,成为我眷恋的父老亲人。

  我只是一个身带忧伤,贫穷低微的乡村孩子。我的灵魂始终在这块埋葬了父亲母亲的泥土上行走。我的目光,让土地疼痛,我的呼唤,让村庄嘹亮。

  没有人关心我的成长。因为在风里在雨里,你和我的命运,休戚与共,逆势成长。

  树影摇动,岁月绵长。在抵达你的村庄,我滞留麦熟时的形象 。鹧鸪声声,宣告一片热土从此走向辉煌。

  带着麦粒的体香,让村庄在季节的胸腔充满幻想。那些死去活来的折腾,其实也不过是这个世界欲罢不能的怀想。

  今夜,我放慢自己的脚步,却无法放弃自己伤痕累累的誓言。往后的日子,我向往着你,渴求着你。为什么不让一束麦子带着大地的乳房,哺育我嗷嗷待哺的村庄。

  我是什么?我只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也是你今生今世唯一不可舍弃的村庄。我的骨骼,拆散可以堆砌成山。我的血液,流淌可以雾水成河。

  即使被刀砍过,被斧削过。被铁耙犁过。只要大地有缝隙,只要大山有皱褶,无边无际的早晨,相信我一样可以地久天长。

  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一切都是生命的渴望。直面大地,矗立我成峰,匍匐我为地。我曾经有怎样的奋斗,便会结出怎样的果实。

  没有什么可以解脱我的梦想。在这个大巴山深处的小小村庄,我的遭遇,就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过程 。

  美丽动人的田野,山花鲜艳的节日,我与一个美丽女子的邂逅,却无法感动大地粮仓。我也曾饥饿过,也曾落魄过,但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向往。

  往后的日子,我不知道是否与你相关?即使灾难临头,我也从未畏惧。很多时候,我都把自己当做大地上一粒卑微的粮食,围绕我的故事,从此便有更多的想象。

  直面饥饿,面对荒凉。大地上的村庄,在死去活来中艰难度日。低矮的村舍,七零八落。荒凉的土地,四处流浪。

  走过一山又一山,翻过一坡又一坡。我的目光,无法击穿任何庄稼的内心。直到打开村后的墓地,我才赫然发现,村庄里的祖先们,正忧郁的睁大眼睛,他们也为这不可理喻的村庄,充满悲伤。

  行走在村庄高低不平的路上。我像一只千脚虫,左顾右盼,却找不到行进的方向。沿村而行,或者穿山而过,头顶上的大地,万物生长。

  一些日子,我滞留的脚步,在逼近死亡的边缘挣扎。七月的村庄,却在村人手忙脚乱中疯长。麦场上的麦捆,横七竖八。车轮下的脚步, 四面八方。

  我宁愿被镰刀下的闪电穿透心肺, 也不想被大地若有若无地牵扯或绞杀。我的命运,除了穿越季节的追逐,便只有一败涂地的结局。

  也许,只有你可以听懂我的渴求。这个道理既简单又明了。我的命运,就像一只蚂蚁的卑微,该怎样穿越村庄的篱墙?

  你的隐藏,如此深邃。让我欲语还休的世界,一夜之间雪花飞扬。我不会停止自己的寻找,因为我知道,我的一生一世,都被大地神秘的笼罩。

  在这个村庄的每一个角落,在角落的任何一处地方,我的作为,我的呐喊。一直在天高地迥中流浪。

  为了你的到来,为了你的梦想。我把满世界的雪花打扮得天旋地转。在拨开云雾的刹那,我伸出手,已经抚摸着你冰凉的心房。因为这样的执手相看,我知道自己的一生没有白活。大地的乳汁,依然在我的体内哗哗流淌。

  这个时候,我还可以选择么?穿越万水千山,走过荒芜世界,逡巡大地村庄。一切熟悉的河流都尽情在流淌。一切生存的庄稼 ,都自由的成长。

  前路漫漫,谁可引导?不在山高处攀登,便在水远处启航。你穿越的地方,就是天堂。我流淌的足迹,充满希望。在我熟悉又陌生的大地,村庄、高山、河流以及前世今生的梦想,一直在延伸在生长。

  我不想泪流满面,更不想让这个世界雪花飞扬。我也不想诗意地栖居,只是想让这个世界情深意长。恰似我生生世世的梦境,除了灿烂,还有辉煌。

  张中信,字峰源,四川通江人,经济学研究生。中国作协会员,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会长、成都市青羊区文联副主席、《琴台文艺》执行主编。曾荣获“全国优秀读书家庭”“四川省优秀青年”称号。出版《风流板板桥》《匪妻》《失语的村庄》《哦,野茶灞那些事儿》《成都书》等著作25部。作品入选多种选本,荣获四川文学奖和冰心散文奖等多种奖励。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592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